出版: 2011/3/30

[書摘與心得]

你是否也曾在心裡覺得媽媽老是偏心其他兄弟姐妹

想問又不敢說

說了她就說她沒有,她對大家的愛都是一樣的

但是那種感覺只有你自己感受的到。

      愛麗絲的童年並不快樂。爸媽總是為了大小事爭吵,與兩個妹妹的關係也稱不上很好。每當媽媽心情不好,或是與愛麗絲起爭執時,總是對愛麗絲說:「妳就跟你爸爸一樣,都只做對自己好的事」。爸爸死後,媽媽也沒再改嫁。愛麗絲不喜歡這個家、不喜歡媽媽、甚至她告訴自己:以後長大絕對不要過媽媽那樣的生活。愛麗絲不懂為何他們的關係這麼不好,卻還是再一起。一直到母親去世後,愛麗絲終於可以得到媽媽留給它的盒子,一個她想也許裡面或許會有她許多問題答案的盒子。但是她等到又過了12年,才打開了那個盒子,才發現了許多她所不知道的爸爸與媽媽‧‧‧

如果你也符合我在一開始我提到的狀況,我相信,你一定會愛上這本書!你會發現,你遇到的不只是一本書,甚至是一個知己!愛麗絲會懂你,而你也能明白愛麗絲的心情。

我認為這本書不只是身為能感同身受的孩子可以看,身為父母的人更應該看!因為很多你們認為沒甚麼的言語或行為,其實對孩子都有很大的影響,甚至會深深傷害他們的心。孩子是看著父母長大的,孩子對父母的一舉一動是敏感的。如果你想多了解孩子的心理,我誠摯推薦這本書!

期望受傷的孩子心能跟著愛麗絲一起療癒,期望不知道已經深深傷害孩子的父母親們,能早日覺醒。

整本書讀起來不會沉重,相反的很自然而舒服。甚至到最後,是溫馨、溫暖的。讓人一看就想再看下去!甚至想再看一遍!

我很喜歡,希望你也會喜歡! =)


想買書請到↓文章末↓喔~是貝兒常買書的地方^^


[原文版本資訊]

<<點圖到原文本網站

 

[官方版內容簡介]

 

我不喜歡我媽,而且肯定不愛她。
我也知道她 不喜歡我。但我說不上來她愛我不愛,因為我不記得她跟我說過這句話。

  她從不知母親為何不肯愛她。
   她們只得離各自遠遠地,
  再從疏離與距離裡找尋愛的蛛絲馬跡……

 

  自母親去世之後,艾麗絲最想得到一項東西,就是收藏在櫃子 後面的一個木盒。這個盒子裡裝著母親生前同意留給她的東西。在她十三歲那年,母親允諾:「等我去世之後,它就歸你了。它將是我送給你的禮物。」

 

   然而,在母親逝世後12年,她才有勇氣打開這個盒子——她才有勇氣知道,為什麼媽媽連一點點愛都吝於給她。

 

  在60、70年代,艾麗絲 獨自在紐約皇后區度過自己的青少年時。當時,母親的婚姻不快樂,家上又失業,根本付不起艾麗絲一直渴望的母愛生活。她的母親很不開心、父親行蹤不定,這個 家庭總是爆發痛苦的爭執、殘酷的命運和揮之不去的沒安全感,直接影響到艾麗絲的不幸童年。她長大後,對於母親的生活方式極為反感,放大挑剔母親每一舉動, 這讓她的母親十分動怒,對她呵斥:「妳以為妳是誰?」

 

這對爭吵多年的母女情就藏在一只木盒子裡,打開它,便是最真實的母女生活的回顧。透過她們的故事,尖銳地刻畫出在父親或母親身故後,令人痛苦的記憶方能得 到正視。

 

[名人推薦]

精神科醫師 / 暢銷作家 鄧惠文 珍愛推薦

  「本書情感懇切,文字嚴謹,透過對人物的塑造展現出人生百態。能做到這些很不容 意,但艾麗絲.邁爾斯做到了。暢銷傳記總有不幸的人們,但這一本彰顯了人性。」——Ben Cheever,作家

  「艾麗絲.邁爾斯直 言:要我們對與自己最為親近的人表達愛意很不容易,但又是必須要做,因為只有這樣,我們才會知道什麼是真愛。」──Esmeralda Santiago,波多黎各作家

 

[書籍資訊]

叢書系列:FOCUS
規格:平裝 / 216頁 / 14.8*21.0 cm / 普級 / 單色印刷 / 初版
出版地:台灣

 

[內容試讀]

我不喜歡我媽,而且肯定不愛她。我們唯一一次真正有共通點是我生女兒的時候——但也太遲了,因為她在我們還沒來得及討論育兒經之前就過世。

   我也知道她不喜歡我。但我說不上來她愛我不愛,因為我不記得她跟我說過這句話。但她對我的不悅,主要是她無法瞭解她創造出來的怪獸(套一句她自己的 話),這個人所要求的超乎她的預期——或是她的能力、或是願意給予的。無論是給我、我的妹妹,或是她自己。

  我媽十九歲嫁給我爸,三十三 歲開始守寡。她跟我說我爸是她唯一跟過的男人,無論是他們婚前或是他過世後。我從小就知道他們的婚姻關係複雜。我很想相信他們是註定在一起,激烈爭吵只 是因為他生病,然後她無法面對;我不願相信我青梅竹馬的父母最後恨對方入骨,到今天,一想到還是讓我震驚難過。

  一九九三年,我母親葬禮 過後一個禮拜,我和兩個妹妹在她紐約皇后區的公寓裡見面,為分東西而爭吵。我三十七歲,我的妹妹們快滿三十五歲和三十四歲。我母親擁有的不多,我知道我們 爭吵是為了誰可以幫自己拿到最多樣東西,而不是擁有最多樣屬於母親的東西。鄰居女兒去德國旅遊回來,為感謝我媽在她在出國時去看她老媽而送了個難看的藍白 水晶碗,或是那個西班牙的擠奶女工小瓷器,同一個鄰居女兒送的。或是她在格林威治村藝術展買的摩爾(Moorish)風格城堡裱框畫,她很得意跟客廳的綠 金色設計很搭的那一幅。這些東西怎麼分?

  我和妹妹們輪流挑選自己要的東西,我忘了是誰先開始。我把我挑的東西放在房間一角,很快發現我 選出來的東西對我根本不重要,但我不願說出口。我才不要讓我妹妹拿走她全部的東西。然後我想起那個盒子。鞋盒大小、手工打造的棕色木盒,上面畫了紅綠色的 骷髏頭和交叉的骨頭。看起來像海盜的寶藏箱。我不知道上面的圖案是不是我父親畫的,但如果這是他在小學工藝課的作品,我也不意外。我媽成績很好,我爸勉強 讀到九年級,但他在工藝課表現很好;我是說,當他有出席的時候。

  我知道這盒子是他們結婚前、我爸給我媽的。很多年前她告訴過我這件事, 當時,我坐在地板上看她清理衣櫥;應該說,試圖清理衣櫥。那盒子擺在一堆鞋子上,鞋子什麼顏色都有,還有缺一隻的;磨損的女鞋、便鞋、拖鞋還有手提包。我 問她我可不可以把盒子打開,她說不行,那是她的。裡面沒什麼好玩東西,你快回自己房間。

  我又試著問一次。「那我什麼時候可以打開?」

   「等你大一點,」她告訴我。「你現在還不夠大。」

  我上禮拜滿十三歲。那天她跟我說我算大人了。

  「但我已經是大人 了,」我提醒她。「你上禮拜自己說的。」

  沉默。 

  「我什麼時候可以打開?」我重複。

  她暫停。「等 我死了以後,」她回答。「等我死了你就可以拿去。事實上,這就是我給你的禮物。」

  這些年來,只要我媽不在家,我就把盒子拿出來翻過來轉 過去、搖一搖,看看裡面藏了什麼寶藏。我很想打開,但盒子鎖得很緊,我不知道怎樣才能在不破壞鎖的情況下把它打開。有一次盒子被我弄掉在地上——一半是不 小心,但一半是希望上面的小掛鎖可以不小心彈開,然後裡面的東西就會掉出來。但盒子還是關得很緊,而且還在地板上撞壞了一角。我看了一下,很怕被她發現, 雖然我知道沒有人在家。我知道如果她發現我拿來玩一定會殺了我。於是我把盒子放回原來地方,走出她的房間。

  那次之後,我就很想知道裡面 放了什麼。我知道盒子對她很重要。她過世幾天後我們去她的公寓,我知道如果她有什麼東西是我想要的,就是這個了。那個盒子可以解答我的問題:我父母親到底 是什麼樣的人?為什麼我母親這輩子最後擁有的東西那麼少?

  我兩個妹妹在爭奪那台十五年的老電視時,我走進她臥房,到衣櫃旁邊。軌道門沒 在軌道上,跟她生前一樣。我跟妹妹們和她住的時候,她就不算是個好主婦,等我們都搬走以後,她家變得更雜亂,衣服擠在衣櫃裡,看不出來裡面放了些什麼。她 都不丟東西的。二十六年前她穿去我父親葬禮的藍色上面有白色縫線的洋裝,就塞在她穿去做化療的棕色與白色尼龍上衣旁。她的鞋子在地板上堆成一堆,七號半三 A,她總是很難買鞋。她臨終前在家裡照顧她的護士,顯然對維護居家清潔也沒多大興趣。有什麼意義?

  她大概這麼自問。反正人都要死了,有 什麼關係?

  我慶幸自己那天帶了我最大的帆布袋。我背著袋子,走過每一個房間,知道我妹妹們在想我可能會拿走她們想要的東西,我才不在 乎。背著袋子,讓我想到我跟我丈夫剛結婚的時候,她到我們家來看我。她從頭到尾都把袋子背緊在肩上、抱在胸前。

  「媽,」我看見她背著包 包到廚房、餐廳和浴室,然後又走回客廳時我說,「我保證我不會偷你的錢。」她把我當瘋子一樣看看我,然後我碰碰她的包包,跟她說放下來很安全。我們都笑 了,她說她沒發現自己把包包背著走。我不確定我是否相信她的話。

  現在我面對她的衣櫥。我彎腰看看地板,把她的東西推開,但我沒看見盒 子。我站起來,儘可能往後退一大步,跳起來幾次看看盒子是否在最上層。我有點緊張,不希望妹妹們知道我在幹嘛。她們還在翻她的東西,現在輪到唱片。我把袋 子放在地上,躡手躡腳穿過走廊到廚房,到鋪了黃橘相間的格子塑膠桌布旁。在她從前坐的地方,桌布上還有被香菸燒焦的痕跡。我感覺自己像在做壞事,往背後看 了幾次,希望妹妹們沒發現我。我拿了一張鐵的折疊椅,又躡手躡腳走回她的臥房。

  我把椅子放在衣櫃前,脫掉鞋子,站了上去。我看見盒子在 最上層,在她五十歲生日時我送她的藍色手提包後面。我知道她絕對不會用那手提包,但我想給她一個不是塑膠做的、而且沒有幾百個口袋和拉鍊的包包。我看見標 價還在上面,不意外。我把手提包拿下來塞進我的帆布袋。

  然後我伸手把盒子拉出來,夾在左邊腋下,從椅子上下來,扶著她跟我外公外婆在週 六夜打撲克牌時穿的藍綠色居家洋裝以保持平衡。我穿好鞋子,把椅子放到靠床的牆角。不會有人發現廚房少了張椅子。我把盒子放進我的袋子,用毛衣蓋著。走出 臥房時,我妹妹們還在翻她的唱片,吵著誰要拿芭芭拉和法蘭克。

  「我要走了,」我說。「要回家吃晚飯。」

  「你還有拿別 的東西嗎?」我小妹厲聲說。「你沒拿別的東西吧?」我知道她怕我拿得比她多。

  「有什麼好拿的?」我問。「這裡沒有我要的東西。」

   走到街上,我打算叫計程車坐回在曼哈頓的家。二十分鐘後才找到一個司機,很興奮地願意開回五十九街的大橋。我坐上後座,掀開袋子裡的毛衣,看著那個盒 子。我想過我什麼時候才會打開。然後我想到我母親,想到我們的關係為何那麼複雜。

  「你為什麼要那麼多?」她總是這樣問我,語氣並不愉 快。「為什麼我的生活對你而言不夠好?」

  我閉上眼睛,計程車過橋轉到我家大樓時才再睜開眼睛。

  回到家裡,我丈夫和女 兒坐在廚房,邊笑邊吃晚飯。我想到自己的家庭這麼不複雜,就覺得很幸運。我給我的丈夫和女兒各一個吻,然後直接走進臥房。

  「你在你媽家 做了什麼?」我丈夫大聲問。「有找到什麼特別的東西嗎?」

  「沒有,」我說。「什麼都沒有。她沒有一樣東西是我想要的。」

   我不知道為何騙他。我坐在床上抱著那個盒子,用指尖摸著上面的骷髏頭和交叉的骨頭。我把玩上頭的鎖,發現要撬開並不難。經過多年,我終於可以知道裡面藏 了些什麼。我只要拿一根螺絲起子插進鐵片下面,把盒蓋打開,所有的問題就能得到答案。

  但我沒這麼做,而是走到放床單的櫥櫃,拿出一條白 色毛巾把盒子包起來。我打開衣櫃門,推開堆放整齊的白色鞋盒,把木箱放進櫥櫃深處的鞋子後面,然後把門關上。

  我無法解釋為什麼那天我沒 把盒子打開。我也沒辦法解釋為什麼我過了十二年才打開。我不知道我害怕什麼,但那十二年裡,我權宜地忘記盒子在衣櫃裡,即使看到的時候,也認定我沒時間去 看裡面有什麼東西。

 

[我想買這本書]

(點書封進入ё▽ёy)


妳偏心:她想給我的愛,在盒裡藏了半個世紀  

 

歡迎大家也跟我分享你們的心得喔~~y^▽^y貝兒很樂意認識書友~

mandym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