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一位台大醫學系 畢業的 醫師。今年 35歲, 當年因為深度近視大四22歲時就超過 1100度獲判免役〔所以不是大家每天都說醫學生都是作弊逃兵役〕,今年六月我將工作滿十年。

13歲時,我的理化考98 分,班上沒有人比我高分,但是我被理化老師狠狠的用藤條抽了兩下,下課後猛塗萬金油,因為下節課要發英文考卷,我知道我一定會再被揍,因為我不可能一百分,雖然我已經永遠是班上第一高分,但是老師說要上醫學系沒有一百分就是不夠。 國中三年每天我們都要考兩科,早上7點提早一小時到校考一科,傍晚 5點延後一小時考一科。

我們班的藤條兩天換一根新的,因為一定打斷了,我永遠是第一名,但是三年來我被打豈止萬下。

大三時,21歲,上的最硬的課是大體解剖,我自認我的記憶力一流,但是面臨數千上萬的希臘單字(人體的結構英文都是古文轉過來 的,單字比一般英文難而且很少一個字少於十個字母),還要從冰冷的大體老師〔捐贈的屍體〕辨位,我從開學第一天起就每天只睡 5 小時。

結果期中第一次跑台我只考了55分,我們的考試方式是每個三十秒作答一題,在一具具大體老師間轉台,認出用一條繩子綁的神經、血管或是 肌肉,只要拼錯一個字母這題就是0分。

此後這個學期我每天就只睡四個小時了,而此時此刻我的室友,他讀台大資訊系

三年級, 正牽著輔大的中國小姐候選人的小手在東南亞電影院看電影。

大四時,22歲,我們的課只有更重沒有更輕,必修的課加上實驗,一周還是有將近 40個小時的課。

同一時間,我的社會系女朋友告訴我她們的課這學期一星期不到 10 小時。

她說反正我這個男朋友有跟沒有是一樣的,她就用空閒的時間去補習托福跟到電腦公司打工。

大七實習的時候,我25歲,每天工作 15 到 16個小時,每天我要抽 30-40 個病人的血,導尿插鼻胃管, 此時此刻我還要抽空準備國家醫師考試,考的是我大三到大七所有教的東西。 這一年醫院有給我們薪水,每個月將近八千塊。

每到月底我硬著頭皮打電話跟家裡要錢,我媽告訴我隔壁的小學同學,高中畢業就在工作,現在每個月給媽媽一萬塊。  已經一年每天都睡不到五小時的我只能硬撐著熊貓眼,心中想說  『媽,很抱歉,你再辛苦一下,以後我會給你更多』。

那個十二月下著冷冷的冬雨,我媽掛了電話又冒雨騎著機車去載瓦斯,我掛上電話看了一眼窗外,沒有多感傷我已經要上外科急診的 12小時大夜班。

深夜一個新公園的醉漢被砍了三十幾刀送進來,學長檢查後說沒問題都只是皮肉傷,你就慢慢縫當作練習,我認真縫了好幾百針,縫完了天剛好也亮了。

實習結束了,剛好跨入26,國考也考完了。

考完這天我打電話給約三個月不見交往七年的社會系女友出來慶祝。

她在電話的另一端冷冷的說:「不用吧,我已經跟別人睡在一起 六個月了。你都沒有感覺嗎?」

我掛了電話,「XX!我抽血都抽到手抽筋了,還有感覺?」

很奇怪這天還是下雨,還好有下雨過路的病人也分不出臉上的淚水 。
住院醫師第一年,我在台大醫院,每個月薪水五萬,我終於可以每個月給家裡一萬,媽媽好像很欣慰,但是我沒有臉告訴她我的薪水,因為我的工作時數沒有比實習醫師少,每三天就有一天要在醫院值整個晚上的班,隔天還要正常上班。

我告訴媽說過年不能回台南老家,因為過年要值班,值除夕跟初 三,初一初二要補眠。 我猜她應該會覺得我很小氣,這樣的辛苦工作又是醫師, 少說一個月也應該賺個十萬二十萬,居然只給一萬。

她如果像我這樣的工作時數載瓦斯,一個月也不只賺五萬。這天 又是個雨天,媽掛了電話繼續穿上雨衣載瓦斯。

除夕夜,27歲,在台大地下室B 1 ,我啃著漢堡王的漢堡,想著樓上的 15床病人,今晚可能會渡不過去,想著想著,漢堡吃完了,趕快上樓吧。整個B 1空蕩蕩的。

當上了醫師,沒有一餐我不是五分鐘吃完。內科同學室友總是覺得很奇怪,他的胃潰瘍藥為什麼總是會提早用完? 29歲,第四年住院醫師,也就是總醫師,再熬完這一年,就可以升上主治醫師了。  

傳說中的主治醫師,薪水就會三級跳了。總醫師開始看門診,很巧的我的高中同學帶個未婚妻來看門診,他告訴我他交大畢業後 22歲就到竹科上班,現在已經是工程師主管,他去年配的股票賣 1000萬,很高興要結婚了。

我記得當初在班上他大概是中前段,睡的好像永遠比我多。

我今年也要結婚了,但是我正在傷腦筋婚禮的預算,我在醫院旁租了一間 20坪的舊公寓,一個月要 2萬3。 總醫師的薪水一個月還是五萬。岳父大人來幫我整修租的房子,免費,因為她心疼女兒好好的房子不能住了,要嫁人住鬼屋, 最重要的是嫁的人是醫師居然還是租鬼屋,傳出去沒面子。 岳母大人朋友是開珠寶行的,她一直覺得我很不愛我老婆,要我岳母要三思,否則怎麼會醫師的訂婚鑽戒選 0.26克拉的!

30歲了,我終於如願升上主治醫師,因為我這四年來表現都很稱職,而我專科醫師是第一名。

認真工作的一個月,我很興奮的打開薪水條,$89000 。

我問同辦公室的主治醫師怎麼會是這樣,他幹主治醫師快20 年了。

他說就是這樣啦,未來也是只能這樣啦,反正現在的健保制度下,

以後就是這樣啦,沒有在變少就不錯了。

問他那他房子怎麼買的,他說是爸爸寫參考書賺了老本。

我沮喪的下樓買咖啡,遇到大學同學,問他升上主治醫師的感想。

她一輩子可能都賺不到 1000萬。所以還是到皮膚科再熬四年。

 

我告訴她今年別的醫院皮膚科也有人告,她當場沒有昏過去。

 

故事寫到這裡,再也寫不下去。

 
 

如果有人知道最後是這樣,當初還會決定走這條路,

套句某家銀行現金卡的廣告詞「你一定是瘋了」!

 

我想我們剛好是最後的一批白老鼠!

 

那天讀醫學系應該是會比照役男抽籤,抽中了肯定是比現在抽到金門馬祖還幹!

 

(圖/文:網路)

, ,

mandym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公主
  • 原來醫生一直這麼有社會地位身份的人,背後卻需要承受這麼大的辛苦和代價!或許這段心路歷程正反應出時代變遷下,白色巨塔裡的白白們不為人知的一面~還是要樂觀面對一切啊!加油^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