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,看不見我

何在光天化日之下,站在鳥巢前數小時卻不被人發現?有“中國隱形人”之稱的劉勃麟可以告訴您答案。

勃麟今年37歲,這位本科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的濱州漢子是個自由藝術家。他的頭銜是雕塑家,在北京、上海、巴黎、威尼斯等國內外大都市舉辦過個人作品展,但他更為著名的頭銜卻帶點魔幻色彩——中國隱形人。精通「隱身術」的他,一次次消失在街角、廢墟、廣場,甚至在國外都流傳著他隱身的傳說。

偽裝藝術是現代藝術的表現形式之一種,不過中國的藝術家劉勃麟卻將他發揮的淋漓盡致

劉勃麟是山東人,1995年畢業于山東藝術學院美術系。他的每一張「隱形」照片都需要很長時間的準備,最多長達10小時,而其偽裝術的效果也令人咋舌,路人在他一動不動的情況下,經常完全覺察不到他的存在。

「一些人叫我隱形人,但這並不是我想真正表達的意思」,劉勃麟說,畢業後他一度找不到工作,社會彷彿沒有他容身之處,「我經歷了城市的黑暗一面,沒有社會關懷,也沒有人關心我,我覺得自己並不被這個世界所需要,從那時起,我的態度開始從依賴轉向反抗。」2005年中共當局強拆他的北京藝術工作室,更讓劉勃麟將偽裝藝術的想法付諸實踐。

他將自己當作一塊空白畫 布,加上助手的一點幫忙,他可以把自己畫成和身後環境幾乎一模一樣。結果令人乍舌——有的時候路過的人在他一動不動的時候完全覺察不到他的存在。

雖然劉勃麟的偽裝藝術令人嘖嘖稱奇,但他其實是想傳達一個資訊:”中國藝術家的處境非常艱難,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,直接原因就是很多藝術家的工作室被強制拆除。他說:「我想通過主題為《藏於城中》的照片在沉默中進行抗議;抗議藝術家們惡劣的生存環境,抗議社會對於藝術糟糕的態度。」

藉由讓自己藏身在都市叢林中的某個角落,以展現城市、社會與文化對人們造成的影響。人們被迫隱藏自己、配合環境,漸漸的失去了自我。同時間,也影射到整個中國對藝術家糟糕的態度與惡劣的環境。替所有受到壓迫的人們,表達一種無聲的抗議

他的《藏於城中》系列非常具有深意,作品本身也令人嘆為觀止!

 

影音:行為藝術:城市迷彩創作者劉勃麟,北京隱形人佇立鳥巢無人發現

 

 

 

站在鳥巢前3個小時,竟然沒人發現

    在鳥巢前“消失”,一直是劉勃麟最滿意的一次“魔法”體驗。

    2009年11月初,北京降下入冬後的第一場雪,劉勃麟起了個大早,帶著他的隱身裝備來到了鳥巢。

    上午10點,劉勃麟取出一件建築工地上常見的簡單迷彩服穿上,一動不動站好,隨行的助手趕緊取出畫筆和丙烯顏料在他的衣服上一筆一筆涂抹。站了3個小時後,劉勃麟的手和腳已經凍得麻木,身體也忍不住打哆嗦,不過,這個時候,劉勃麟的身體也已經幾乎透明,遠遠一看幾乎和身後的鳥巢融為一體,這讓他頗為得意。

    隨行的攝影師發現劉勃麟已經幾乎隱身,當即讓他在“鳥巢”前調整好姿勢,設計好最佳拍攝角度後,攝影師按下快門,照片上出現神奇的一幕:劉勃麟幾乎成了一個透明體。更為神奇的是,周圍的人甚至沒發現這個“隱形人”,大庭廣眾之下,劉勃麟把自己“變沒了”。

    成功隱身後,劉勃麟一般不會停留多久,多是待攝影師拍好照片後就換下衣服打道回府。“可這次前後化裝的時間太長了,非常不容易,所以我一直站了3個小時,腿腳都凍得僵硬了。”劉勃麟笑著說,最讓他得意的是,這段時間裏幾乎沒人認出他來。

 

 

第一次隱身純屬偶然,後來就迷上了

    2005年,劉勃麟辭去山東一所大學的教師職位,到北京開始了“北漂”生活。在學校不如意,初到北京的根據地、著名的索家村國際藝術營又面臨拆遷,他有一種鬱鬱不得志的感覺。

    2005年11月18日晚,劉勃麟來到已經成為廢墟的索家村藝術營,看著寫滿“拆”字的墻壁,突然冒出一個念頭:把自己涂上顏料,色彩如果和墻一樣的話,就能融為一體了。他立即取出丙烯顏料,調出深褐色,往自己的手、腳、脖子和臉上抹了一圈,黃色的皮膚看不出來了,黑色的皮鞋也不見了。劉勃麟選好角度後,攝影師迅速按下快門,劉勃麟驚奇地發現,臉、上身、腳都看不清了,需要細細看才能看出點身體輪廓,自己幾乎消失了。

    無意中掌握了隱身術,劉勃麟驚訝不已,迷上“隱身”的他在多個地點把自己“變沒”,並打造出記錄他“隱身”傳奇的《藏于城中》照片集。

    每次隱身前,劉勃麟總是不忘帶上丙烯顏料、畫筆、迷彩服、面膜等裝備,這些裝備能幫他打造出神奇的“隱身衣”。

    隱身的過程,對劉勃麟來說也是一大考驗,選好地點後,他需要原地不動站上數小時,由助手往身體和迷彩服上涂抹顏料。化粧完畢後,劉勃麟還要調整出最佳拍攝角度,“隱身衣”的效果加上獨到的拍攝角度,才能打造出“隱形人”。

在倫敦街頭,他“消失”在電話亭前

    掌握“隱身術”後,劉勃麟聲名鵲起,被封“中國隱形人”。去國外進行個人作品展時,他還在倫敦、巴黎、威尼斯等城市玩起了消失。

    在英國時,劉勃麟看中了大街上的電話亭。于是,他找來倫敦的藝術家同行,協助自己“隱身”。一個中國人站在倫敦街頭,往自己身上抹涂料,在這個經常有行為藝術上演的地方,劉勃麟的舉動還是吸引了一些行人駐足。經過幾個小時的創作,劉勃麟把自己變成了電話亭的一部分。在最後拍成的照片中,劉勃麟佇立在電話亭前,幾乎能以假亂真,電話亭裏,一位女士在打著電話,全然不覺。

    在濟南學習生活過多年,劉勃麟也想著如果在濟南“隱身”,他會選擇哪個地點。去年,劉勃麟到濟南參加校慶,一幫朋友鼓動他玩一次消失。“當時我就拒絕了,我必須要挑好一個有意義的元素才可以隱身。”劉勃麟說,自己老家在黃河邊上,黃河又是中國的母親河,如果在濟南“隱身”的話,他可能就到河灘前,“把自己變成黃河的一部分”。

 

 

第13屆巴黎當代藝術沙龍“藝術巴黎:唯有藝術”於3月31日至4月3日在大皇宮舉行。中國山東的藝術家劉勃麟展示其攝影作品《隱身在城市》。2011-04-06 10:18:39  來源:中國新聞網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延伸閱讀

  arrow19.gif  看隱形人劉勃麟如何"消失"在超市中

 

 

資料引用:

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629692.htm

http://publicart.cca.gov.tw/news/view.php?id=3865

http://juetuzhi.net/2008/09/camouflage-art-by-liu-bolin.html

http://big5.cri.cn/gate/big5/gb.cri.cn/36724/2011/04/06/5431s3209072_3.htm

http://big5.xinhuanet.com/gate/big5/sd.xinhuanet.com/news/2011-01/15/content_21870193.htm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andymeimei 的頭像
mandymeimei

自由之丘(ó㉨ò)ノ♡

mandymeim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